宝鸡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女俘早田静子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56:45 编辑:笔名

早田静子是1945年夏季被俘的,那时她刚刚过完十九岁生日。   那天的拂晓,八路军抗日游击队在一个山口处打了一个伏击战,但战果不甚理想,日军中队长渡边逃跑了,活捉这么一个日本小姑娘,游击队员们都觉得没劲儿,铁拴对高队长说:“干脆,崩了她吧!”   高队长摆了摆手,制止了铁拴。可怜兮兮的一个女孩子,崩了她解什么恨?况且八路军游击队有严格的纪律,不能随便杀俘虏。高队长沉思一阵后,对日本小姑娘说:“留你一条命,回去吧!”   日本小姑娘两眼望着高队长,摇了摇头:“不回去!我不想再让渡边那畜牲糟蹋我,死也死在这儿……”日本小姑娘会说中国话,而且说得很流利。   高队长向队员们挥挥手说:“不管她,咱们走!”  游击队走进大山里,山里丛林茂密,遮天蔽日,荆棘杂草间羊肠小道弯弯曲曲,队员们像鱼儿在绿海中翻着波浪。拐过几个山弯后,铁拴感到小腹有些发胀,便停下来要解小便,一抬头,日本小姑娘在后边跟上来了!等日本小姑娘来到跟前,铁拾便凶凶地吼道:“娘的,你跟着干啥?”  高队长和几名队员听到铁拴的吼声都转过头来,一看是日本小姑娘跟来了,都感到很惊讶!真他娘的日怪了,日本小姑娘跟着游击队干啥?“这小日本女人身上是不是有电台?”队员冯大贵立刻警惕起来。“别他娘地跟渡边联系上让咱们到处挨打……”  高队长便对铁拴说:“搜!”  冯大贵就把手枪对准了日本小姑娘的脑袋,日本小姑娘把衣扣解开脱掉上衣:“搜吧。”铁拴伸出双手在日本小姑娘浑身上下搜索一阵,猛地瞧见日本小姑娘薄薄的内衣里两个圆鼓鼓的肉团团,铁拴就觉得那两个东西就像两颗炸弹似的,脑袋“轰”地一声,脸色就涨得通红,两只手也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日本小姑娘见铁栓两手停下了,就说:“还……要脱下衣吗?”铁拴厉声吼道:“拉鸡巴倒吧!你马上滚回去!不许你再跟着,要是再跟着老子的枪就揭了你的脑壳!”铁拴说着就狠狠地把日本小姑娘推倒在地上,日本小姑娘倒在地上哇哇地哭叫起来。  高队长说:“走!让她在这儿嚎吧!”  游击队员们在高队长带领下快步走上了山梁,大家都累得汗流涔涔了,高队长便下令休息。铁拴这才把憋了很久的尿水放了。大伙儿身上的汗刚落,就听见荆稞杂草中有窸窸窣窣的声音。铁拴站起身一看,日本小姑娘从山坡下爬上来了!日本小姑娘来到山梁上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直喘气。铁拴把嘴贴到高队长的身边悄悄地说:“队长,把她推下山坡去,奶奶的!”  高队长望一眼满脸汗水上气不接下气的日本小姑娘,然后对铁拴说:“让她跟着吧,看她能跟多远。在这大山里到天黑时让野狼们也开开洋荤!”高队长说完就带领着游击队员们在大山里撒开了飞毛腿……  日本小姑娘硬是咬牙挺着却没有被甩掉!游击队在大山里转了一个多月,翻山越岭,有时候日夜兼程。日本小姑娘两脚起了大泡,苗条的两条腿肿得又粗又红,疼得呜呜哇哇地哭。哭完了还是挺着走。高队长看着实在有些不忍了,就派铁拴带着日本小姑娘到老乡家里用热水烫了烫脚,又把那一身“鬼子皮”换上山里女人的偏襟粗布衣。日本小姑娘穿偏襟衣服不习惯,穿衣结纽扣脱衣解纽扣都不会,就哀求铁拴说:“铁拴大哥,求你帮帮忙吧……”铁拴就骂:“操!我成了你的奴隶了!”骂完了还是帮了忙。爬山时,日本小姑娘穿着粗布衣热得大汗淋漓,浑身都感到难受,就咧着嘴儿扯开纽扣把衣服脱掉。薄薄的内衣被汗水粘到身上,两个鼓鼓的奶子就越发明显。铁拴两眼望着那两颗“炸弹”心里就暗暗地骂:“娘的,越不让她露越是露,扰乱军心!早晚也得崩了她!”  那天夜晚,游击队在老黑沟吴大伯家里住下了。队员们都休息了,铁拴悄悄地把高队长拉到院子里背人的地方,满脸怨气地对高队长说:“队长,我对你有意见!”高队长说:“有意见,那就提吧,只要你说得对,我就改正……”铁拴说:“咱们八路军游击队是干什么的?总带着个小日本女人算怎么回事儿?干脆,把她处理了!你下不了手,交给我……”高队长嘿嘿笑了,拍拍铁拴的肩头说:“这事我有安排,你一定要服从命令:回去好好睡一觉……”  第二天早上日本小姑娘从睡梦中醒来,太阳已经爬上窗台了。这些天实在是太累了,昨晚的觉睡得又香又甜。日本小姑娘揉揉惺忪的眼睛,穿好衣服叠好被子,然后便走到院子里,打个哈欠,惬意地伸伸腰肢,全身都感到无比舒适。日本小姑娘在院子里活动了一阵后,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头,院子里大寂静了……于是,她悄悄地来到高队长和队员们住的屋子推开门缝儿一看,哪里还有高队长和队员们的影子!日本小姑娘一急“哇哇”地哭了起来:“高队长,你们也太狠心了,为什么把我扔下了!呜呜呜呜……”吴大伯听到哭声急忙来到日本小姑娘跟前,很亲切地劝道:“小姑娘,别哭,高队长他们半夜里就走了去执行新任务。高队长把你交给我了,别担心,我会照顾好你的……”日本小姑娘抽抽噎噎地说:“高队长他们还能管我吗?什么时候来接我?”吴大伯说:“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我也说不清,游击队跟日本人打游击战,行踪不定,带着你也不方便。你不用担心,高队长他们不会不管你的,就在这里安心住着吧,这里很安全。”日本小姑娘见吴大伯一脸慈祥亲切的微笑,便稍稍地放了心。于是,两个人便上言接下语地唠了起来。日本小姑娘告诉吴大伯说她叫早田静子,十七岁被送到中国的沈阳学习两年,后来被送到在中国的日本军队服役,说是“服役”,实际上是当了“军妓”。静子说那个狼一般的日军中队长渡边强行糟蹋了她,她恨死渡边了!静子说宁可死在这儿也不回日本军队去……吴大伯听了对这个可怜的日本姑娘颇感同情,在生活上对静子也就格外关心,照顾得非常周到。静子就渐渐地安下心来。    不知不觉地一个月过去了。这天,铁拴突然回来。静子见了铁拴就像见到久别的亲人,猛地扑进铁拴的怀里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铁拴说:“静子,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静子擦擦眼泪说:“是高队长派你来接我吗?”铁拴满脸带笑地说:“不是。高队长派我是来送你的……”“送我?我不走!死也不走!”静子抱紧了铁拴,浑身颤抖着说:“你杀了我吧,我死也不回去!”铁拴说:“你急啥,听我说嘛——日本天皇宣布投降了,你该回家了……” “什么?日本投降了?你说的是真的?”铁拴说:“是真的。我这次回来的任务就是护送你到龙山县城,在中国的日本人都要回国了。”静子睁大了眼睛默默地盯了铁拴一阵后,用力抱住铁拴在铁拴的脸上使劲地亲了一口,然后情不自禁的跳了起来,一边跳一边喊:“日本投降了!日本投降了!我要回家了!”那种欢乐的样子仿佛日本投降了她比中国人还高兴!  第二天吃过早饭,铁拴把吴大伯家里的毛驴备好鞍,静子骑到驴背上,告别了吴大伯,两人便有说有笑地上路了。  出山的小路崎岖不平,从未骑过毛驴的静子觉得又好玩又害怕摔下来,咯咯笑着要铁拴扶着她。铁拴就时不时的用双手架着她的身子。静子就索性俯下身把脸贴到铁拴的脸上悄悄地说:“铁拴哥,咱俩像不像女婿送媳妇回娘家?”铁拴就红着脸说:“别瞎说了,小心别摔下来……”静子却很认真的说:“我真的想嫁给你!别看你起初对我那样凶,但我很敬佩你,你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不过我还是要回我的家乡去,我想我的爸爸、妈妈、妹妹和弟弟……”接着静子告诉铁拴说,日本投降了她特别高兴!只有日本投降了她才能回家与亲人团聚,不然这辈子也许见不到亲人了。静子说她爸爸是机器制造厂的工人,她妈妈是一位小学教师,说妹妹长得很漂亮、弟弟很聪明……静子接着说:“回到家乡后,第一件事就是照‘全家福’合影留念,这是我几年来的夙愿。铁拴哥,如果你不嫌弃我,我一定要回来跟你结婚,你一定要等我……”  静子兴致勃勃,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跟在毛驴后边的铁拴却一直沉默不语,心里酸酸的,苦苦的。在战争年代里,出生入死,为了祖国的解放他早把生死置之度外,但他也是有血有肉的青年,通过这几个月与静子朝夕的相处,特别是在这即将离别的时刻,他不但深深地同情这位日本小姑娘的遭遇,而且心里确实对静子萌生了爱怜之情……过去他对静子实在是太“凶”了,那时他只知道恨日本人,恨所有的日本人,他完全没想到这个日本小姑娘所遭受的不幸和成千上万的中国老百姓一样悲惨……静子小小年纪离别故乡离别亲人几年不归,又蒙受了少女不堪忍受的耻辱,留在静子心灵上的伤痕也许她一生都不会忘掉……今天,静子姑娘是这样的高兴,这样的快乐,可她怎么会想到当她回到她的家乡时,出现在她面前的将是怎样一幅惨不忍睹的景象啊——静子的家在广岛……现在,静子把她内心的真情袒露给他,他何尝不希望与静子终生相爱,白头偕老呢?      静子高兴地回到日本时,她的故乡广岛已成一片废墟,她的亲人连尸骨都被原子弹烧成灰烬……她的亲人永远离开了她,“全家福”合影已成泡影。面对那种惨景她哭得死死活活,悲痛欲绝……   以后的生活充满苦痛,在艰难的岁月里静子倍感凄凉。但静子心中那点点“星火”并未熄灭,而且渐成熊熊火熖……静子决心回到中国去,寻找她的铁拴哥!可是,战后的日本政府依然仇视中国,多年中断外交关系。静子的中国梦始终难圆,为了寻找生活依靠,她不得不悲痛愧疚地与人结婚。但她一生坎坷,命运多舛,她没有生育,后来四十多岁的丈夫又匆匆故去……日月如梭,沧海桑田,历史的脚步已走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世界的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年孤独的静子在她的祖国已没有任何亲人,怀旧就成了她生命的支柱,她觉得她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是少女时代在中国那几个月的俘虏生活。只有在那段短暂特殊的生活中她才深深地品尝到了人间的真情。她非常想念那些出生入死又最富情感的中国热血青年,最让她牵挂的当然是她在驴背上终身相许的铁拴哥,思念之情不绝如缕,想见到铁拴的愿望一天比一天强烈……  1995年的夏天,静子终于来到了中国的冀东。她向有关方面请示帮助她找到当年的老朋友铁拴。滨海市中日友协、军分区、老干部局等单位根据静子提供的线索与龙山县有关部门联系,要求帮助找到当年在龙山县一带打游击的老游击队员铁拴。龙山县委组织部、人武部和老干部局查阅了几百名老干部档案,总算找到这位老游击。原来铁拴的本名叫张铁成,“铁拴”是他在战争年代的化名。张铁成解放后曾在龙山县任区长、县民政局长、副县长,十几年前已离休。老伴六年前故去,现在和儿子、儿媳一起生活。  两位老人终于在龙山县张铁成老人家里会面了。半个多世纪的离别,静子老人又见到了这位中国“哥哥”,一头扑进张铁成老人的怀抱里哭得凄凄惨惨。感慨万端的张铁成老人也是老泪纵横……在那特殊的年代里建立起来的特殊感情,数十年的离别重逢,使两位亲如兄妹般的老人亲得不能再亲,在相聚的几天里滔滔不绝地回忆往事,叙述思念之情,两个人都感到谁也离不开谁了……最后,还是静子老人先开口了:“铁拴哥,你还记得当年你赶着毛驴送我时我对你说的话吗?现在,我依然想嫁给你……”张铁成老人很激动地抱紧了静子老人:“静子,我们终于有了这一天……”  几个月后,静子通过国内的朋友帮助办好了一切手续,然后两位老人办理了结婚登记。儿女们为两位老人举行了隆重的婚礼,龙山县有关领导、张铁成老人当年的老战友、老同事和亲友们都前来祝贺。张铁成老人身着婚礼服静子老人身披婚纱手捧鲜花拍了婚礼照,然后又和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子、外孙女照了“全家福”。静子老人望着照片上的满堂儿孙激动得热泪盈眶,五十多年前的夙愿终于如愿以偿了…… 共 452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阴茎结核伤害大 及时预防很重要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昆明市癫痫专业医院地址

上一篇:红尘有你1

下一篇:家乡的河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