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王老五

发布时间:2019-09-14 07:00:21 编辑:笔名
早晨,在门卫室,我和老任还有老刘三个呆着。一会王老五开车进了院,下了车,老任就问,这人是谁呀?我说,这不是王老五嘛。 老任说,看看,头发跟牛舔的似的。我说,人家王老五讲究,天天穿的跟大老板似的。老任说,那年他跟老金还有杨红三人合伙开买卖。这几位天天头上打着摩丝,看谁头发顺溜,都抄着手站着,谁也不干活儿,买卖开了还没半年就黄了。一会儿,王老五开门进来。老任眯眯着小眼儿问他:老五,听说你家刚买了个牛,我们在一旁听了嘿嘿地笑。王老五用手胡撸老任的脑袋,这不是我买的牛吗,在这呢。
我们又一阵哄笑。
别看王老五是个拉脚的,穿着,作派,气度不凡。不知底细的人初见他,还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他也牛逼哄哄,就像现在的某些影视明星爱耍个大牌儿。有活儿挑挑拣拣,觉得合适的就去,不合适就在门卫室打牌。记得有次找他,他不说有空没空,先问是什么活儿。老板就很生气,但那时候正是用人的时候,也不能说他,还是好言好语的和他商量,最后也没商量成,还是找的别人。当时是冬天,旺季,活多的是,你可以挑肥拣瘦。可到了热季,生意清淡了,那就不是活找你了,有活儿人家找别人拉,别人没空拉了才会想到他。老五倒是满不在乎,一直保持着这种牛逼到底的姿态。
老五好打牌,输多赢少,却乐此不疲。刚过年的时候,赢了一千多,满世界打电话,如果可能,恨不得上电视台做个宣传片,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他赢了钱。但紧接着玩,一次就输了一千多,第二天又输了几百。把赢的这钱全搭进还拐了个大弯儿。当然,玩钱的最高境界在一个玩字,输赢都在其次。但寻常百姓,靠苦力挣钱,赢起了却输不起,很难达到这种高度。老五也有点吃不住劲儿了,那几天看着就跟个蔫吧茄子似的,无精打采,脸上更难得一见他的笑容。别人玩牌,他作壁上观。有人问他,五哥,怎么不下场啊,他脸上挤出一点笑,这几天脑袋疼。问这话的人在心里暗笑,那是脑袋疼啊,分明是输的心疼。
这几天王老五又有点撒欢儿,最近牌打的顺水顺风,又赢了千八百块钱。脸不再是阴沉沉的,心里按捺不住的高兴劲直接表现到脸上来,连话都多了。不过,这次他没像上次那样大张旗鼓地宣传,虽然还是能让人看出内心的思想活动,但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相对来说淡定了许多。
这天中午小六儿还有小茂两口子不在单位吃饭了,一问,原来王老五请客,今天赢钱了!赢了一百块钱,叫了七八个人去饭店喝酒。吃完饭回来,看到王老五喝得满脸通红,走路身子有点趔趄,手里拎着一桶打开的汇源果汁,敞着盖儿。见了卖货的几位大姐,把果汁在柜子上一放。脸上笑嘻嘻地解释:刚打开,就倒了一杯,谁也没动。别嫌脏,多担待,多担待。说完,又趔趄着进了门卫室,趁着酒劲又招呼上了。那天输了一千二。
接着第二天,有活儿也不拉了,又来。还是点儿背,又输了个大几百。那天旁边还有一位他的熟人,坐了半天看他玩儿,我在床上躺着就听他这位熟人说他:我来了这老半天了,咱该开把和了。老五阴沉着脸,该了该了。
自那次伤了之后,老五开始赌以前他极看不上的小钱儿——拱牛子。那几位视老五为提款机的耍钱好手,因老五的缺席,也就不来了,不来,牌局就散了。老五又天天衣冠楚楚的,头发打的摩丝跟牛舔过似的,开始拉货送货,继续过上了他阳光灿烂的日子。

共 1 0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王老五,一个拉脚的苦力人,却有赌钱的习惯,赢了吆五喝六,请客吃饭;输了就是蔫瓜菜。不过还好,经过几次大起大落,逐渐收敛了,最后又去挣拉脚钱了。天下这样的人太多了。【编辑 云台文经】小孩老是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剖腹产怎么换护理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