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一个残疾青年的爱情神话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02:38 编辑:笔名

2009年5月15日,在云南省楚雄州广电中心,一场全国助残日文艺汇演的晚会上,音乐小品《特别的爱》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和电视观众。这是以双下肢瘫痪的残疾人李新春、妻子罗雨萱的爱情故事创作的剧本,真实的展现了他们感人泪下的爱情故事。此次,由他们夫妻亲自演出他们的故事,在当地感动了许多人。这个真实的爱情故事随后在昆明演出,同样感动了无数的观众,并获得了云南省第六届残疾人文艺汇演的最高奖“特等奖”。他们的爱情历程,于是成了人们最为关注的一个焦点。  2010年5月,李新春的20万字长篇小说《等爱的月光》出版,楚雄州残联,州委宣传部、州文联、近十家新闻媒体共同组成的李新春出版座谈会在楚雄举行。那么,是什么支持着他收获了事业的辉煌,创造了一个残疾人的事业奇迹呢?    一首诗叩开了她的心扉  她百里的探望,只为命中那个“缘”    2006年,这是我生命中最值得珍惜的一年。因为,在这年里,我打破了一个残疾人的神话,等来了我的爱情。  做为一个只能用手挪动的残疾人,爱情,对我遥不可及;这只能是一个梦,一个永难实现的梦。有许多人曾嘲笑讽刺过我:“就你这个样子,还想讨媳妇,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是的,这是一个无法避免的一个现实。谁愿意和我这样的一个残疾人共渡一生呢?  可我还是固执的在等,等着能来见我的女孩,她来了,我就要用我的一生,去好好的爱她!  2004年,两个深爱我的女孩子,相继因承受不了压力离我远去。倍受打击的我大病了一场,想死的念头一次又一次的涌上了我的心里。  那次,我病得很重,我被家人从店里接了回去。万念俱灰的我对妈妈说:“我不想活了。”  妈妈怜爱的看着我说:“你傻啊!这么多年你都熬过来了,还提什么死的念头。”  我的心被深深刺痛了,感觉到了很深的愧疚。  两个月后,我的身体才恢复过来;同时也恢复了自己的创业理想。4月,我离开家乡到乡镇上重开了一家杂货店,同时参加了楚雄州卫生学校的学习。  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忙碌与紧张的状况里,但我也感觉到了生活的孤独,内心里的那份爱始终折磨着自己,我感觉到了异常的自卑,感觉到了生活的无望。  这年,第一个对我说她“爱我”的女孩给我来了最后一个电话,电话里我生气的和她吵了起来,她哭了,哭得很伤心。她说她爱我是真的,可她要面对各方面的压力。那一刻我的心很凉很凉,六月的天气里我却全身在打哆嗦。  之后,她真的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虽然,我们仅仅相隔100公里的路程,我要去找她不是不可能。但我固执、认死理。我就想,一个不愿意来见我的女孩,她的爱会真到哪里去?  挂掉电话,我落泪了。我关掉店门,躲在店里一个人喝闷酒,喝了哭,哭过又喝。那夜,我在醉意中写下了一组诗,叫《等待的结果》。这组诗随后发表在《荷城文艺》上,后来成了我的牵线红娘。  失意的情绪越来越重,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创作的灵感一点都没有。我整天麻木的流连于各个饭馆,靠酒精来麻木着自己。  2006年4月的某个深夜,酒入愁肠,失意愁绪渐浓的我拨通了96301交友电话,一个似乎熟悉的留言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我趁着酒意拨通了留言中的电话,我说:“你是芹吗?”  她说:“不是”。  我不知道我们说了些什么?只感觉到她喜欢文学,然后我承诺给她寄去我写的诗。  可第二天我就把这事忘了!继续着我毫无生气的生活。一份天注定的缘份,差一点就从我身边错过。  2006年8月,我在整理书藉时,发现了那天晚上我打电话时随手写下的字,那是一个地址,下面附注着寄诗,以及她的电话。此刻,我才想起了那晚的事。更让我心潮起伏的是;上面的地址居然是“南华”。  这是巧合?还是天注定如此,她怎么会和芹是一个地方?  带着疑问,当夜我拔通了她的电话,电话里我知道了她的确是南华人,令我吃惊的是,她居然是芹的好友。她告诉我,芹已经结婚了,而且生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小男孩。那一刻我的心很平静,因为这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  第二天,我给她寄去了发表着组诗《等待的结果》的杂志,那一刻,我没有预料到,正是这首诗,叩开了她的心扉,这首诗成了我们的百里红娘。  一周后,我收到她寄给我的一本《同人》杂志,上面她写的《一个人的地老天荒》一文让我读之心痛不已。那一刻,我感觉到两颗漂泊的心,正一点一点的相互靠拢。  那夜,电话里我们交谈了很多很多,她说;每当她读我写的诗就会感觉心酸酸的、她就想,难道一个残疾人的爱情就真这样难吗?  她问我:“你还爱着我的那个朋友吗?”  我沉默了好一会才说:“你认为呢?”  她没有回答。  可过了一会,她突然对我说:“这个月我如果能请得准假,我想去看看你。”  那一刻,我宛如就象在梦中,我认为我听错了。我掐了一下自己,感觉自己有点痛。于是我告诉自己,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然后我问她:“我的样子很丑的,残疾程度很重。你就不怕我吓着你吗?”  她笑了,轻柔的回答道:“不怕。”  随后她跟我说:她认识两个残疾人朋友,其中一个比我都重残,生活都不能自理。她一个月至少要去看她两次。从某种角度而言,她对残疾人似乎很有缘份。  那一刻,我的心动了动,我问自己:“我该不该抓住这次的缘份呢?”  之后我们每个晚上都要相互打电话,谈的事多了,心也感觉更近了。每一次将要挂电话前,我都会孩子气的问她。你什么时候来看我?  她就会对我说:“快了,快了。”  她对我的承诺,就如一股春风,在我的生活里增添了一股生气。我每天忙碌着,就想等她到来,我能有一种生机,一份爱的希望。  或许她不知道,就是那段日子,我就有着一种预谋,一种要与她相依为命,共同创造爱的神话的想法。  正是因为这,我渴望她来看我的心也就越来越强烈。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9月份她给我来电话说,她请准假来看我了,只是因为时间的原因她只能在我这里呆一天。她轻轻的对我说:“这次去你那里,我想为你洗洗衣服。有时间的话推着你的轮椅去散散步。”  她还没有来,却似乎把什么都给安排好了!  那一刻,我高兴得快疯了。我多年的梦就要实现了,有女孩子来看我了!  我于是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我的朋友们,他们似乎比我还要高兴,他们说只要雨萱来,他们在饭馆里请客,为她接风。  有两个女孩子则包了我店里的卫生工作,第二天清早,就来把我房间的地板拖了干干净净,货架上的货摆得整整齐齐。她们和我一样高兴着呢!  第三天,雨萱如约而至。  她到的时候,我正忙得昏天黑地,我几乎忘了,这天是她从南华赶来姚安看我的日子。当时,我正忙着刻章,一点都没有想起她和我的约定。  后来妻子回忆起那天的情景时,她觉得如在梦中,坐了四个小时的班车,到适中下车后,没有人来接她。她面对的是一个坑坑凹凹的街道,一个过惯了城里生活的她,一下子到了这样的一个环境里,她真的不知何去何从?她向和她同车的人问我的住处,人家告诉她一直往前走,派出所对面就是我的住处。于是她拎着东西,就在坑坑凹凹的街道向前走着。刚到派出所门口时,巧得很,我居然看到了她,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可我敢肯定,她就是“雨萱”。我于是喊了一声“我在这里。”  她愣了一愣,随即进了我的店。  当时,我真的忙得连高兴的时间都没有一点。身边全是等着章用的顾客。我一边刻章,一边对她说:“你去里边看电视,等我忙完,就去回族食馆吃饭。”  雨萱没有去看电视,她就在我旁边坐下来看我刻章。  那一刻,我偷看了她一眼,她很美,美得让我心痛了起来。  我一边刻章,心里一边难过的在想:“她这样漂亮的女孩,我和她,能成吗?”  这种痛苦,使我的心一下子跌到了低谷。  晚上,朋友为我和雨萱举行了丰盛的接风餐。  她给所有的朋友敬酒,却不敬我,她说:“你的身体不适合喝酒,最好别喝。”  望着她,我百感交集,我说不清楚心里是高兴还是难过。我没有听她的劝,一杯接一杯的喝酒,那晚我喝醉了。我是半夜才清醒过来的,醒来时我在乡财政所的招待所里。当时我有点悔,后悔我不该喝醉,这样的行为,不是给她一种坏的印象吗?有了这种印象。我和她还有发展的可能吗?  天亮后,我就离开财政所,挪着去店里。  雨萱已经起床了,她正在帮我打扫卫生,拖地板。见到我,她调皮的问我:“酒鬼。酒醒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醒了。”  中午雨萱包饺子给我的朋友们吃,大家就逗她:“嫂子辛苦了!”  她就笑,没有回答他们。  吃完中午饭,我对雨萱说:“我要回家去一趟,你跟我去吗?”  她点点头。  看到她点头那一刻,我心里乐开了花。我真的好高兴啊!  这次去我家,她后来电话里跟我说,面对着我家人温暖亲切的笑容很感动很亲切,又很无措。雨萱走后,留给了我无限的思念。  村里人对她的看法也很多,大家都说:她一个城里人,人又长得漂亮。她和我这样的一个残疾人会有结果吗?  一个月后,雨萱再次踏上了来姚安的路途。  这次她带着她亲手为我父母织的套鞋来了,就如她所说:“她百里的探望,只为命中那个缘。”    先斩后奏,妻子背着我去办证  鲜红的结婚证见证了我们爱的神话    三个月后,雨萱辞了工作,决定再次来看我,这次她已经决定放弃一切,放弃城里优越的生活,放弃自己正有发展前景的工作来了。在她的心里,她已经做好与我相守一生的决定。  她来那天,我去城里接她。  可司机忘了我下车的地方,等我发现时,离她很远了。  我忙给她打电话,让她向我的方向赶来。  这时,天却下起了雨。她一边给我打电话,一边朝我的方向跑,我则转动着轮椅,拼命的向她来的方向转动。  当她一身黑衣,满脸焦急的神情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们激动的相拥在一起。我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雨萱,我希望我们永远这样在一起,永远不要分开。”  她说:“你傻啊!我们不是在一起了吗?我们怎么会分开呢?我竟然来了,不管有多大的压力,我们都不会分开了。”  我相信她的话,因为她没有勇气,她就不会到我身边来了!  那天,是我一生难以忘却的一天,她一身的黑衣,一脸的焦急,还有那种满是温情的相拥。我不会忘记,她也不会。  虽然下着雨,可我们彼此的心暖着。她推着我在县城里走了好久好久,我们拿出两人的积蓄,在城里买了许多生活用品。我们决定,我们要开始属于我们的生活。  回到适中后,有了她的存在,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我不象以前一样饥一顿饱一顿、或者流连在那些饭馆之间了。每天,她为我做饭,为我洗衣。我们感觉到了人生的幸福。  然而,我却发现,她一点都不快乐。我问她原因,她不说。每每提及,她总强露笑容。之后就一言不发。  虽然,她不说,可我明白是为什么?  是因为压力,更多的是,怕她的家人找到这里来。她和我说过,她是瞒着家人来我这里的,她走时,她跟家里说,她要去大理找她的朋友。  她的这种当心并非多余,试想,她一个大学学历,人又长得漂亮的一个城里人。她的家人会同意她和我这样的农村残疾人在一起吗?  不会。如果她的家人知道,肯定会将她带走,我们的幸福将会被打碎。  怎么办呢?难道,就这样让她一直这样生活在焦虑中,让她这样不快乐吗?  理智最终战胜了我的自私,我的心开始产生了变化。  我对雨萱说:“你走吧!回到属于你的生活中去吧!这里不属于你,属于你的应该是城里的生活,那里,才会有你的幸福。”  她惊讶的望着我,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泪一下子盈满了她的眼眶,可她没有落泪。她坚定的说:“我不走,我死也不会走。我背弃了亲情,背弃了父母,我所有决定,都只为了一个想法;就是和你相守一生。”  我暴躁起来了,我向她吼道:“你不走怎么办?难道,就让你一辈子生活在这种忧虑中吗?就这样贼一样的活着。”  她叹了口气,强忍着内心的痛,搂着我的头说:“我愿意。”  那一刻,我哭了,哭得很伤心。  就这样我们在这种忧愁中过了一段日子。  2006年11月,她突然对我说:“我们结婚吧!”  “结婚。”  这是我多年的夙愿啊!可此刻,我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了。我很傻的问她:“你的家人会同意吗?”  “我为什么要等到他们的同意才和你结婚。如果要他们同意,那要多少时间?一年?两年?还是一辈子?”  “可是……”  “别可是了。”她打断了我的话。“只要我愿意就行,结婚以后,我相信,只要我们过得好,终有一天,他们会认可我们的婚事的。”  那天,我们关起店门吵了整整一天。  我真的不明自己,盼了多年的梦就将实现了,我为何却没有勇气接受呢?是因为爱还是害怕?   共 916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医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医院哪好
怎样治疗癫痫病才能让患者早日康复

上一篇:秋205

下一篇:求佛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