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青帝 第1538章 请殿下降罪(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5:09 编辑:笔名

青帝 第1538章 请殿下降罪(下)

两人散步説着,叶青对走廊一侧,候着的女子招手,示意她过来,这也是决定继续潜伏后留下晴烟的益处,给自己留下充分证明。~,

“晴烟仙子是当事人,臣还请她説明!”

晴烟仙子脸色有diǎn紧张,不过这件倒霉事里她完全是打酱油,也已想好了怎么样説才对自己最有利,就上前,带着委屈:“妾身有罪,沉迷于暗帝编织的谎言,未能识破其居心,不料此这可恶的反贼,真是狠毒……”

説着,她就把事情説的一清二楚,叶青又慢步跟着她,笑着:“説实际,还是臣得了便宜。”

“这暗帝自知在劫难逃,就提前在自己道侣元神埋下暗手,那时,牺牲了五百万兵俑和五百万怨魂,阴阳献祭试图复活……”

“但果是反贼,气数已尽,途中出了差错,恰给臣撞上消灭了它虚弱暗影,没有复活,臣机缘凑巧,吸取这阴阳之气,成就了地仙,还有一次性天仙力量,但后患影响不小,恐失去控制变成疯子,这是臣必须冒死来寻殿下的一diǎn私心。”

“谁都有私心,叶裕你做的已很好了……”

听完了全程,琼阳仙子嘴角勾起笑意,她觉得心中最后一diǎn疑惑也消除,果真很难相信自己这倒霉主君不凭石榴裙的魅力就能有这种生死追随,有私心才是合情合理的。

她看向晴烟仙子时,收起笑容:“你看起来,还有话説?”

晴烟仙子连忙説着:“是,这反贼不但想复活,还想夺舍自己道侣的理由是获得女身,想以女身接近仙子,处心积虑要以仙子为炉鼎……”

“他敢!”

琼阳仙子又惊又怒,本能退开远离晴烟仙子几步,盯着她的身体是盯着一条毒蛇一样,是意识到如果近臣变成敌人,还真有防不胜防!

叶青分身在她身后,躬身:“仙子无需惊忧,来时晴烟仙子已由亚圣检查过……还有我身上阴阳之气也是,已确证没有暗帝残影。”

晴烟仙子也恭谨低首,习惯性表示顺服。

琼阳仙子这才松了口气,暗火阳极阴生而近于阴属,对于时光长河中的暗影信息非常敏锐,此前就曾收拢过炎宵师叔的残余信息,现在有过母圣检查确保,自是确保无虞。

不过或心理作用,她看晴烟仙子还是没有好感,心道反贼就是反贼,关联到的也是受污染,毒蛇一样不彻底打死都不能放心,哪天找个机会把她清理掉,至少得赶了出去……

晴烟本能地寒颤着缩了缩身体,心中紧张忐忑,她不清楚叶裕的判断和保证她安全是否正确,但上一次对方判断救了她,这次夺舍危机又救了她,潜意识里已有所相信。

叶青不动声色,这是留着晴烟不杀又一个作用,吸收关注……反过来当时杀了,恐怕现在就已暴露。

琼阳仙子又想幸叶裕是一名福将,屡屡微自己挫败敌人图谋,定了定神,微笑:“叶裕你也不説自己立了功的事,上来就请罪,有你这样么?还有什么好消息,都一并説来。”

“仙子英明,这是臣窥自暗帝阴阳献祭仪式的所得。”叶青提交上一枚玉碟,上面东西都是真的,陷阱什么也决不能怪他,都是反贼暗帝的锅:“还有晴烟仙子吞噬暗帝残影,身具了一丝暗权,能引动地面残余怨魂、鬼王、鬼仙,这些失去革命大势庇护在阳面已不算什么,或在暗面还能发挥余热。”

琼阳仙子闻言一喜,再看晴烟仙子的目光才恢复些温度,她清楚自己火属天仙要和水属天仙在暗面水火同炉,如果手里能控制着一支阴潮大军刚好。

叶青心中一笑,可不会告诉她,阳归阳,阴归阴,青脉在阳面即将开始整合,第七汉帝国在暗面断绝天外陨石和外域黑冰,两支渠道来源已久,也正需要新源补充增长。

所以这阴潮大军是用来加菜,只是看起来对红云门要塑造的水火同炉是瞌睡来了枕头,也恰配合着演戏来算计黄脉——阳面水火同炉复起旋灭,还可説孤证不立,暗面也是这样,就説明外域不准备放弃这种低成本高成效招数,黄脉就不得不提高防守成本而扩大龙血刺梅的种植,土木相生增长青脉本源不説,还继续给外域龙族上眼药。

再配合叶青自己在东荒汉国不再种龙血刺梅的事实,更叫人以为这是叶青和离龙天仙达成妥协,只是给黄脉拆了台……于是这又变成黄脉配合了

连环相扣设计调动起两域阵营形成的锁链大,捕的不只是一条龙。

“不过你现在是地仙,又有一丝天仙力量,我反降格成地仙,你还对我称臣?”

叶青抬首看她:“殿下的意思是?”

“叫我琼阳道友就可。”女仙目光看向面前的旗舰,登上舰,熟悉安全气息包围了她,心想也好,暂时先做回舰队统帅的老本行,而且这一次还有个得力助手。

听了这话,叶青微笑:“是,琼阳……道友。”

世情颠倒,迷离莫测,卧底际遇竟走到这一步,真奇妙如斯,叫人难以言述。

……亿万里虚空……

一艘星君舰在陨石群里安静航行着,选择它的猎物,这里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生机,亘古幽暗中只有陨石一**漂流而至,方向大体一致,似乎是被某种最初的力量抛过来一样,飞速掠过广袤的时空,又似是野马奔腾在它们的草原上,消失在猎人视线的尽处。

“这些陨石最终去向哪里?”年轻的道人问,这个叶青化身的心情,还很放松,本域世界的战役已进入尾声,到了收获时,而虚空中胎膜世界同样收获丰富,满满陨石群就是海里的鱼群,他现在就是追上了大鱼群的船长,完全是以丰收快乐与一丝好奇来讨论这鱼儿来去何方的问题。

“没有人知道,少真道君曾以日月宝镜长期追踪过数以亿万陨石,把这归纳起来的方向称坠落。”

眉目英气的红衣女子説着自己知道的事,她略一沉吟回想,又説着:“或这种称呼并不确切,因坠落总使人联想到引力和底部,但这实际上是时空能级层次的衰落,有diǎn是洋流一样扭曲而非笔直,而附近往往并无明显引力源。”

“至于底部判断,似乎也不大正确,越往下我只看到它们变得更细,在我们火德视角来看……”

她两只手臂往窗外一划张开,牵动着衣襟,叶青不禁看到她绣着火红的朱雀纹,恰张开双翼姿态跃然覆盖在丝帛上,显得饱满而有着活泼的生命气息……这女仙虽美丽太不注意仪态,让人不禁想,火德女仙莫非都是这样不拘小节?

“轰!”

朱雀飞出舰,在外面化一片晶莹透明火镜,红光透射着幽暗虚空,一直摊开到非常平坦和巨大镜面,红光就变得非常幽暗不可见,但还有一种微带霞彩色谱,不似是它自己发出来。

“这是这片虚空里散发的温度,看似黑暗其实也有光,有力量潮汐在涌动,往下能级越低,就越广袤冰寒,我们推测在底部是一片冷寂镜面,但又并不能真的用手触摸到它,应也无法打破或穿透它,实际上那才是真正的虚空,空无一物、没有实际存在、不可触碰的底部,我们帝君把它称冷镜……我听青鸾説,你们帝君把它叫做时壁。”

“时壁?”

叶青一怔,心中微妙感觉再度浮现:“有人在那里回来过吗?”

“从没有人到过,更别説回来,派遣去探索地仙在力尽前就难以为继折返了,以前觉得不可能,现在看或只有永固时空门那种超越光的速度才能接近……我们过来时看到的那层透明壁镜,扭曲时空后可以看到无数星辰稠密如海,包裹着我们,让它们看起来很近,其实那时比星辰更近的就是那层镜壁,我们越过时空门,应是在穿透它。”

“您是説穿透……”

“应説道法上无法穿透,但其实它就在我们身边,在我们身体里,在我们元神中,无处不在意思就是并无存在……你刚成天仙还没意识到,但以后熟悉就会习惯,我们天仙每天都在和它打交道——我们怎么看世界,就在它之上获得怎么样反馈,以此优化我们的仙天——不然你觉得我们仙天的成长纯粹就是用资源堆积起来的沙滩城堡?”

女仙説到这里一笑,星眸熠熠,神情洒脱,有些娇媚,更有种飒爽:“不过力量,的确是这样堆积,青谨道友应很有经验。”

“但我得説这是必经的手段,而不是我们的追求。”

“至于外域的红云亚圣,追求大破灭之道,我觉得她纯粹是给外域世界同化,你看都是凤凰,我们家就不一样,所以凤凰非梧桐不栖,非醴泉不饮,这古训是很有着道理。”

叶青闻言失笑,心忖自家芊芊确比红云或琼阳可喜,不过辛琰説的应是指她的闺蜜青鸾仙子。

“境界,还是要着。”这时女仙招了招手,收回虚空中朱雀火镜,轻轻托在掌心,托着火卵一样的一枚小世界,很大方递给叶青:“看看。”

宜宾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桂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江苏治疗白癜风医院
宜宾牛皮癣
桂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