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领主养成手册 第216章 最终之战

发布时间:2019-10-12 17:44:46 编辑:笔名

领主养成手册 第216章 最终之战

潘塔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入宫中的。

他还记得的,就是因为目睹了那血腥到了极点,已经完全超出他忍耐极限的恶心一幕之后,他的意识就陷入了一片空白,剩下的只有呕吐、呕吐,再呕吐……

吃进去的饭吐完了,开始干呕,然后胆汁都吐了出来,然后再次开始干呕,呕到完全的意识模糊,最后,当他勉强恢复一些意识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宫殿之中,他甚至不敢回头,他怕回头再次看到宫门上的景象,会让他直接吐死过去。

不仅是他,他的所有手下,包括那个杀了超过百人的达尔坎,此时也比他好不了多少

,一个个脸色苍白之极,甚至让潘塔那怀疑,他们是否还有战斗的能力。

接着,他又看向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只见那个恶魔依然是那一副神色淡淡的样子,似乎刚才只是做了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而且,那一切的血腥也对他没有半分的影响。

潘塔那的目光最后落在了恶魔厄运的手上,正是从那里飞出了那一团紫芒,造成了那一切,然而,他的手却非常的干净,不仅不见紫芒,也不见哪怕一分一毫的碎肉鲜血,任谁都很难把他和一个刚刚制造了一场就算对刽子手来说都恐怖恶心至极杀戮的人联系在一起。

“潘塔那先生,还好吗?”看到潘塔那的眼中恢复了一丝清明,恶魔厄运立刻出声问道。

听到他的声音,潘塔那又是一阵失神,这才点了点头。

“那好,我们就继续前进吧,你的目标就在那里了。”恶魔厄运再次抬手,不过这一次,潘塔那的目光没有在那只手上停留,而是顺着那只手看了出去,然后,他就看到了那沃尔城最高的建筑。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他不止一次的进入那里,然而每一次,他都低着头,从来不敢往那代表着最高权利的最高层看上一眼,他怕仅仅是一眼就会暴露出心中的野心,那只会给他招来杀身之祸。

而今天,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抬头,看着那里,甚至有机会走进去,坐上那把豪华的宝座。

他的身体忽然有些颤抖,却不是害怕,也不是经历了过度呕吐之后的虚弱,那是刺激和兴奋,而在这种状态的驱动下,他不顾身体的虚弱,再一次开口道:“继续前进!”

恶魔厄运抬手,轻轻搀住虚弱的潘塔那,然而这个动作并没有获得感激的目光,反而让潘塔那浑身一颤,不过恶魔厄运也不在意,他自己也清楚,他刚才做的那件事情,对于这些人来说有多么的惊世骇俗。

就这样,恶魔厄运搀着潘塔那,身后跟着100出头的士兵,沉默且坚定的向着宫里走去,而在那里,还有上千人在等着他们。

另外一边,兰登已经放开了几个姑娘,她们转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座被轰穿了的宫门,以及上百个正在疯狂呕吐的人,宫门墙壁上涂抹沾染的那些鲜血和碎肉她们也看到,只是从这里看过去,终究看不清楚,再加上没有看到最具有震撼性的一幕,所以,尽管已经大致猜测到发生了什么,但效果已经没有那么巨大。

不过,即便如此,蒂奥尔的一张俏脸也是变得煞白,至于另外三个……好吧,一个新人杀手,暴风监狱一霸,另外两个更是见识过指挥过数万人甚至数十万人大战那种大场面的,又怎会被这种小场面惊到。

“那到底是什么?”蒂奥尔看怪物一样看了霍格三人一眼,最后还是看向兰登,用不可置信的语气问道。

“一个恶魔。”兰登说道。

“我知道那是一个恶魔,我是问他刚才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蒂奥尔皱眉接着问道。

“你不都看到了么,杀了人,破了门,就是这样。”兰登接着说道。

“你……”蒂奥尔被兰登的话气的语塞,最终还是冷哼一声,也不问了。

宫殿里的防御其实还是相当全面和立体的,宫门口有部队防守,宫墙上同样有人,然而,这些布置在恶魔厄运的面前都失去了作用,他那一下可是隔着超过200米的一击,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紫芒飞过去的时候,两边宫墙上的士兵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攻击,而这一下的选择却是让他们后悔一生。

作为敌人,那最后的一击产生的震撼感要远远超过潘塔那他们的感受,当那血肉挤压而成的球状物被紫芒喷出的一刻;当那球状物轰击在宫门上的一刻;当那些鲜血碎肉夹杂着各种无名脏器爆裂开来,甚至有不少被崩飞上了两侧宫墙上的一刻,那些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士兵们,瞬间崩溃了!

真要算起来,恶魔厄运那一击杀掉的不是将近200人,而是还要多一倍,剩余的那些人虽然还活着,但是心已经死了,被吓死了!

可以说,恶魔厄运的一击,干掉了这座宫殿里四分之一的人!

而现在,他们已经站在了最后的敌人面前。

就在宫殿中那最大的广场上,沃尔主母穿着一身华丽的装束站在那里,她的身旁,是她最信任的女儿和手下,加起来有二十多人,而在他们身后,则是沃尔主母最后的力量将近一千人的精锐部队!

“哼,潘塔那,想不到第一个来到这里的,居然是你这个胆小鬼废物,还真是让我有些意外呢。”看着前方的背叛者,沃尔主母冷然一笑,尽管这很可能是她最后的一战,但她依然是那样风姿万千,就和她曾经无数次面对各种危险和难关一样。

纵然再危险,也不能不美,这就是她的箴言。

潘塔那淡淡一笑——他依然有些虚弱,纵然想笑的狂傲万方也做不到,“主母……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主母,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现在投降,我饶你性命。”

“你?饶我?哈哈哈哈……”沃尔主母笑的花枝乱颤,接着,她脸色骤然变冷,一挥手。

话已至此,已经没什么好说的,剩下的,就只剩下一战!

鹤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淄博白癜风治疗费用
鹤岗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七台河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