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锦衣书剑 第十七章吕逢客夜闯牡丹楼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0:46 编辑:笔名

锦衣书剑 第十七章吕逢客夜闯牡丹楼

……………………林知白听到张保的话眼珠一动,喝了一口茶问道:“正如你所说的,你已经是权倾朝野的大貂寺郭九常身边的大红人,而我空有皇子之名却无权无势。我想说你为什么想跟我合作?”张保捏紧手中的茶杯,对着林知白言道:“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否则你也不会利用月婵郡主。”然后起身来到林知白左手旁,双手撑着桌子逼视着他说道:“我们说好听点是合作,说白了也就是互相利用已。少年啊,不必介意利用这个词汇,能被人利用说明你在这个肮脏的世道里还有存在的价值!”林知白桌底下的右手大拇指撮着食指,面上装做一副平静的摸样,把眼睛向上一翻,看着张保问道:“为什么不是太子或是景王?”张保摇了摇头说道:“太子太过昏庸,我可不想找个猪队友,而景王受清流影响太大,骨子里看不起我们这种人,和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说实在的,我本来的计划里是选景王的。但你的出现改变了我的计划,你是务实的人,不会介意我的身份。”林知白桌底的右手动作改成伸出食指弹着大腿,他“嗯”地一声追问道:“我能在你这里得到什么?你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张保听他言下之意已然有些意动,他又习惯性的钩嘴一笑:“我可以给你一些修行上的帮助和庙堂上、江湖中的一些情报,甚至帮你坐上那把椅子,而你要做的就是帮我杀一个人”林知白把眉一挑,再次追问道:“谁

?”张保神秘一笑,用手沾了沾林知白喝的茶水,在桌上写了三个字。……………………“郭九常?”林知白心里暗道:“他不是张保的干爹吗?怎么张保却要杀他?”随即也想通了,拿起茶杯用力往桌上倒盖,冷声说道:“要是果真能坐上那个位子,别说一个郭九常了,十个一百个也不是杀不得!”张保听他已然同意,脸上一喜。拿起那倒盖的酒杯,再拿起茶壶往里面倒了一杯茶,推到林知白的身前说道:“这一杯敬我们的明天!”………………………………林知白正欲接过张保手中的茶杯,忽然“砰”地一声,门被重重地摔开,林知白和张保应声看去,只见一个秀才模样的男人一步一个踉跄的闯入房内,他脸颊比女子的胭脂还要通红,两眼充满了血丝,一只手拿着酒壶,酒壶被摇晃地时不时荡出酒水,另一只手拖着一把透着寒气的宝剑,在地上划出了断断续续的剑痕!“啪”、、、“咣当”、、、“砰”、、、地几声交杂着,闯入房内后的人酒壶摔在地上,宝剑也扔在地上,迷迷糊糊的趴在林知白二人的桌前,十指上扬,好像要在空中抓住什么东西似的,乱喊道:“牡丹…牡丹…水…牡丹…水”门内再冲进位彪形大汉,似是怕醉汉惊扰到贵客要抓走这位醉汉。张保暗道:“吕逢客,你来的好?”………………“吕逢客?”林知白定睛一看,原来正是今天白天在比武台上“一剑成名”的吕逢客。“他怎么这样了?”林知白想不通,却也对着那两名杂役说道:“你们退下吧,这是我朋友。”那两名杂役听是林知白的朋友,也就讪讪退下了。……………………吕逢客的手在桌上乱探,终于抓到了茶咕噜咕噜的大口喝着,太急喝茶反被呛着了,使劲的咳嗽!待不咳的时候醉眼稀松的回头看向林知白,边打酒嗝边说道:“多……额……谢……谢……咦~牡丹吗?”吕逢客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定睛看去,不是白牡丹又是何人?白牡丹看向自己曾经心心念念的爱人,此时却面上神色复杂道:“你又来干什么?”吕逢客嘿嘿的傻笑着:“我额……我一间间……额房间找……找额你都没找额……原来在这额。”说着还摇摇晃晃的走向白牡丹身前双手放在他的臂上摇晃着说道:“牡额丹……你知道吗?我今日在青川额大比……上额又……赢了几场,还额……还赢了大夏的韩巨灵你知道额……吗?”白牡丹怪里怪气的回道:“你不在你家那位何小姐身旁庆功又跑来找我这个下贱的女人做什么吗?炫耀你现在过得有多好吗?”一旁的林知白听得云里雾里的,暗道:“莫不是两人有一腿?”………………吕逢客听到这冷冷的话也清醒了许多,他悲声道:“牡丹,今时今日,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白牡丹冷哼一声:“你已然是长离宫的八大弟子之一,我不过是轻贱的一名**,哪里敢不原谅你呢?”吕逢客闻言苦笑道:“牡丹,当年我真的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呀!”白牡丹听到这话狠狠地给了吕逢客一巴掌,恨声道:“你贪图荣华富贵,恋上了世家千金,全然忘记了你我二人当初欢寝浓时,唯恐怕鸡鸣破晓断了我们之间的缠绵的情爱时的情份!”白牡丹说着说着眼角流出两行晶莹的泪珠,指着吕逢客的鼻子骂道:“当初我还为你茶不思饭不想的,以为自己能跟你举案齐眉!现在想来真真不值,你也不必为你自己的良心找那么多的借口!滚,滚出去!”吕逢客看着白牡丹如此的激动,也不敢在说什么,只得讪讪地捡起酒壶和“玉龙嗥”走了出去,背影间有着说不尽的悲凉。白牡丹擦了擦自己脸庞的清泪,,看着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背影,苦涩的念道:“

破砖残瓦似相识,

孤燕细语亦相知。………………………………

犹记纸醉金迷时

秦淮河水尽胭脂。……………………………

抬头望,……–

饭已凉,……………………

残雪遍木床,………………

昔日青丝尽白霜,………………

人老珠黄,……………………

晚景更凄凉。…………………………

旧时多少痴心汉,…………………………

山盟海誓皆相忘,……

问苍天!

我辈何罪?

所遇尽为负心郎!”……………………………………一旁的张保看着这一幕歪嘴一笑,意味深长的对林知白说道:“这种薄性书生郎与痴情风尘女子之间的故事数不胜数,有什么好看的?”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是医保定点吗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专家出诊时间表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手术贵吗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主治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