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山水死亡之后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17:26 编辑:笔名

(一)  市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我眼睁睁地看着护士拔光了我身上所有的管子。  床头边,仪器发出的声音由之前的“滴滴滴滴滴”的欢快感,变成了“滴……滴……滴……”略带哀鸣的声音。随之,显示屏上原来像音符一样跳动的所有的线条都变成了直线。主治医生看着那几条平行线,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笔,迅速地记录下了我的死亡时间。  看着他们的举动,我几次上前去制止,都无济于事,只能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  之后,医生出去了。紧接着,护士将我身上的白布往上拉了拉,直到盖住头部为止。  我看到了门口医生与我家人的对话: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看着我的家人,摇了摇头,一脸地遗憾说道。  “医生,我求求你……求求你,我求你救救他。孩子不能没有爸爸,我给你下跪,你救救他吧,救救我们这个家吧……”妻子边哭边下跪,医生急忙双手扶起。  “儿啊,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你怎么忍心让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你这让我们以后该怎么活啊……”妻子旁边的母亲嚎啕大哭,父亲一手扶着母亲,一手擦拭着眼泪。看得出,他在失声痛哭。  也许是被这番景象吓到了,妻子身后八岁多的儿子目光呆滞,整个身体都在发抖。所有的人都顾不上他,都在朝着病房的方向哭喊着……  医生将头转向病房,对着里面的护士点了点头,护士便把我的身体,不,这里确切地应该说是遗体,推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母亲与妻子抱着我的遗体再次放声大哭。父亲蹒跚着脚步,走到床边,双手颤颤地掀开白布单,眼泪“刷”地一下就下来了,然后滴在了我的脸上,只是我再也感觉不到了。我已经死了,也就没了知觉。  父亲左手拉着妻子,右手扶着母亲,护士再次将白布拉了上去,然后推着我的遗体往太平间的方向走去……  “爸爸爸爸……”妻子身后的儿子突然朝我遗体的方向跑去,一旁的护士急忙抱起他,任凭瘦小的他在怀里挣扎、哭泣、扑打。  眼前的一幕幕,我仍旧无能为力,就连简单的抱抱他们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因我的离去而悲伤、痛哭。  突然想起,我已经好久都没有给过他们一个简单的拥抱了。对于父母,还是在十年前,我的婚礼上应婚礼主持人的要求,给过他们还不到一分钟的拥抱。而对于妻子,虽没有那么久远,但也似乎有些记不太清了,总之已经好久好久了。对于儿子,我更是心存愧疚。从他出生到现在,一直是妻子在照顾他。我似乎永远都在忙,以至于都忽略了他们的存在。  (二)  我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灵魂出窍吧?我死了,所以我现在只剩这虚无的魂魄了。  医院的走廊里,还久久回荡着他们的哭声。他们走了,我还傻傻站在原地。我不知道我该去哪儿,传说中不是说有黑白无常吗?他们怎么还不来带我下地狱?  我很明白,我这种人是上不了天堂的,我做了太多的错事了,我想只有地狱才肯接收我。可是黑白无常怎么还不来带我走?难道我真的就十恶不赦吗?以至于就连地狱都不接纳我?我这是要做孤魂野鬼了吗?  不知怎的,我突然看到我走了一个月后的情景:  熟悉的羊肠小道,一望无际的麦田,麦浪一波接一波。翠绿的麦苗随着微风轻轻摇曳,像是在向我卖弄她那轻盈的舞姿。一阵微风再次吹过,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里面夹杂着麦子的香甜味,好闻极了。这种好闻的气味可比我生前用过的所有的香水都好闻,只是好久好久都没有闻到过了。  道路两旁的柳树不知什么时候长了这么粗,这么枝繁叶茂。记忆里的它们一直都还是小树苗,也许是我太久没有回去了,也许是每次回去都急匆匆的,所有都没注意过它们。随着阵阵微风,漫天柳絮飞舞着,好一番美景。我在心里想着。我想我生前一定也是个感性之人。  不知什么时候,我竟走到了家门口,不,应该是飘到的,魂魄是不用走路的。  远远地,我就看到了母亲。她怀里抱着枕头坐在家门口的石墩上,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远方。嘴里嘟囔着什么我也听不到,但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出了她有些不对劲儿。这时,父亲出来了,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毛巾,刚走到母亲跟前,母亲突然“蹭”地站起来,手舞足蹈地喊道:“峰儿(我的小名)回来啦!回来啦!走,快进屋……进屋……”  “好,进屋,进屋,走……”父亲扶着母亲回屋了,我也跟了进去。  只见父亲扶着母亲坐下,然后用手里的毛巾围到母亲的脖子上,最后拿着碗里的勺子,一边喂母亲一边说:“老伴儿啊,你不能这样啊,你得赶紧好起来啊。我还有很多事儿要跟你商量呢。你看,咱已经失去儿子了,咱不能再失去孙子了,他是咱家唯一的根了。可眼下能有什么好办法才能把孙子接回来呢?儿媳妇儿是肯定不会答应把孙子给咱的。”父亲像是在跟母亲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才短短一个月,父亲却苍老了很多。我突然特别心痛,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如今我走了,他们年纪又这么大了,以后该怎么办啊?  “彩莲,孙子,彩莲……”母亲的嘴里突然反复念叨着妻子与儿子。  “老伴儿,你是想说什么?”父亲将快要喂到母亲嘴里的勺子又抽了回来。  “哎呀,老伴儿,还是你精明啊。你是不是想说把儿媳妇儿跟大孙子一起接回来?你说的对,儿媳妇离不开大孙子,孙子也离不开妈。咱把儿媳妇儿接回来,不就等于把大孙子也接回来了吗?说实话,咱这儿媳妇是没得挑,到家十多年了,从没跟咱红过脸,倒是咱那儿子太混账!”父亲说着,狠狠地将勺子扔到碗里,随即发出碗与勺子碰撞的声音。  “老伴儿啊,你说这事儿,咱亲家能不能答应啊?反正我都想好了,豁出这张老脸也要把儿媳妇儿跟大孙子给接回来。”父亲说着,用毛巾帮母亲擦了擦嘴,又继续喂着。  (三)  “砰砰砰”父亲急促地敲着门。开门的是丈母娘。看到是父亲,二话没说,扭头就回屋了,父亲两手拎着东西紧随其后。  “亲家啊,我来看看彩莲,她怎么样了啊。”父亲的脸上强挤出一丝微笑。  丈母娘没理睬,倒是妻子应声儿了:“爸来了啊,进来吧。”  听到妻子那样说,丈母娘随即打开了妻子卧室的房门走了进去,父亲也跟了去。  “彩莲啊,这是峰儿他妈让我给你带的补品。”看得出父亲是想探探妻子的态度,因为他这里并没有用“婆婆”这个称呼。  “不需要!拿回去吧!他妈怎么不来?还让你带?我们消受不起!要不是你那宝贝儿子,我女儿能是现在这样?”丈母娘很气愤地说。  “哎呀,妈……你别这样。”妻子半躺着,双眉紧蹙地看着丈母娘。  “爸你别站着了,快坐吧。”妻子挣扎着想起身,被丈母娘制止了。  “哎呀,祖宗,你就好好躺着吧,这针刚扎好,你这一动,万一针头动了可怎么好?”丈母娘帮妻子扶了扶身后的抱枕,好让她躺得更舒服些。  “我把东西先搁这儿吧,采莲,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父亲显然有些尴尬,把东西放在妻子的床边,转身准备往外走。  “爸,你来是有什么事儿吧?有事儿就说吧。”妻子叫住了父亲。  看得出,父亲有些惊讶,妻子的一声“爸”让他怔了片刻。  “说什么说?你现在得好好休息,不然这半个月的液都白输了。”丈母娘似乎看穿了父亲的心思,连忙上前制止。  “哎呀,妈,该做饭了,小宝马上放学了。”妻子支开了丈母娘。  看丈母娘出去了,父亲才坐下吞吞吐吐地说:“莲啊,我……我知道是我们家对不起你,是我们没用,教出那么个混账儿子。可是……你看现在,他人也走了,而且你们这婚也没离成。你……你看……你什么时候跟小宝搬回家住吧,你妈……她挺想你跟孩子的。”父亲始终没敢看妻子一眼,低着头说完就开始小声抽泣。  “爸,我……你跟我妈可以随时来看小宝,而且以后我也会带小宝经常回家看您二老的,只是那个家……我不能,也不想回去了。”妻子说完,眼里也泛起了泪花。  “你……你妈她……自从小峰走后,你妈不吃不喝好几天,现在精神也出问题了。时常独自坐在门口,嘴里念叨着小峰的名字。她也特别想你跟小宝,看到邻居你王大爷家的儿媳妇跟孙子,上前就拉着人家不撒手,愣说那是你跟小宝,非得把人家拉回家吃饭。”父亲说完,用衣袖擦拭着眼泪。  妻子显然并不知情,听父亲说完,眼泪也“吧嗒吧嗒”滴在被子上。  “噢,我说你这么好心来看我女儿,原来是想让我女儿再回你们那破家受苦去?去找你们宝贝儿子的相好的去呀,你儿子当初为了那狐狸精要跟我女儿离婚,你们能眼睁睁看着也不管管,现在好了,想起我闺女了,把我们家当什么了?真以为我们家没人了?我告诉你,我们家人也不是好欺负的。”丈母娘推开门生气地说。  “你看看,看看我女儿都被你们家糟践成什么样儿了?你儿子走了,我女儿为了那没良心的,那是没日没夜的哭啊,那肚子鼓的,都快要爆炸了似的。这输液都输了半个多月了,人整个瘦了好几圈啊,你们不心疼,我还心疼呢。”父亲刚想张口说什么时,被丈母娘的又一阵埋怨给打断了。  妻子的确憔悴了,也消瘦了许多。我走上前向抱抱她,可是怎也做不到。没了躯壳的我,只能那么傻傻地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莲啊,你好好休息,我过段时间再来看你。亲家,我先回去了,他妈在家没人照顾呢”父亲缓缓起身,蹒跚地走出了房门。  父亲走后,妻子放声大哭。  “都怪我,是我害死了他。妈……我当时要不跟他吵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他也不会死……妈……我该怎么办呀?我好后悔……”妻子的哭声再次令我心痛。  “傻闺女,这不怪你,是命……都是命……”丈母娘上前抱着妻子也跟着哭。  原来我的离去,竟打碎了两个家庭原本安稳、幸福的生活。我懊恼到了极点。  (四)  家门口的石墩上,母亲依然那么坐着,眼睛望着前方村口的方向。父亲快步走上前去,扶起母亲,转身回家。  “老伴儿啊,我没用啊,没把儿媳妇跟孙子接回来啊,就连孙子的面都没见着啊。不过你放心,我过几天再去,就是把我的腿跑断了,也要把儿媳妇跟大孙子接回来。亲家他们现在都在气头上,我都理解。再说,彩莲嫁到咱们家就没过过舒坦日子。以前吧,咱家穷,彩莲也没嫌弃,什么脏活儿累活儿都抢着干。后来儿子做生意赚了点臭钱,就学坏了,还想抛弃自己的糟糠之妻。老伴儿啊,等咱把彩莲接回来后一定把她当亲闺女对待,咱家欠她太多了。”父亲的话,母亲似乎听懂了一样,冲着父亲微微一笑。  父亲最终还是把妻子跟儿子接回了家。看得出,母亲特别开心。寸步不离地看着妻子,生怕一不留神儿妻子就跑了一样。  我们曾经的房间里,妻子坐在沙发上,从茶几的抽屉了拿出相册放在腿上,一张一张地翻看。刚开始是笑的,然后看着看着就哭了。我知道,她是想起我们的曾经了。  我与妻子从小玩到大的,是典型的青梅竹马。这间房间是我们的婚房,当时是按照妻子的意思布置的。房间虽小,却充满了温馨,妻子说是因为家里有满满的爱。  后来,我做生意赚了点钱,便在城里买了房,装修风格是简欧式的。是请城里有名的设计师来设计的。记得当时妻子反对过,因为她不喜欢欧式风格,说没有传统的家的味道。我没理她,因为那时候我们已经结婚八年了,而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越来越不尊重她的意见了。我总觉得她很土,尤其是住在城里。而且我觉得她太不会打扮自己了,每次我给她买的衣服她都藏在衣柜里,像是在收藏古董一样,就是不穿。每次我兴高采烈地帮她买回来,还得被她臭骂一顿。说我乱花钱,不会过日子,钱都浪费了。我就想不通了,我给我媳妇儿花钱怎么就浪费了。然后就是一场避免不了的口舌之战。而且我们之间的隔阂,远不止这些。  我很想改变她,试图用过很多种方法,但每次都以吵架结束。后来,我便开始厌烦那个家了,经常在外喝的烂醉才回去。我觉得我特别委屈,在我的看来,以我的身份,她穿成那样就是给我丢人。而且我觉得她特别没情趣,不懂生活。久而久之,我们之间有了一系列的冷战。为了缓和我们的关系,母亲虽然很不习惯这里的生活,但还是会过来住一段时间。可是等母亲回去后,我们马上又跟仇人一样。  后来,我就认识了田丽。她幽默风趣,又很会开导人。每次我跟她说我的苦恼,她都会劝解我。慢慢地,我就对她有了依赖,一有什么烦恼,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她。而她也会有生气的时候,但很好哄,就像小孩子一样,只要为她买些她喜欢的东西,那她马上就会破涕为笑,不像妻子那样不可理喻,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原因。我们的年龄相差十岁,我已快步入中年人的行列,而她才二十出头。可奇怪的是,我们似乎没有一点儿代沟。她叫我“叔叔”,我也欣然接受。她很懂生活,吃穿一律都是名牌。当然,我在她身上并没有少花钱。  因了丽丽,我的心情开始慢慢变好,人也精神了不少。她开朗的性格似乎也在感染着我。只是每次再回到家,我的心情又开始压抑。 共 740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怎么预防男性生殖系结核
昆明治癫痫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市轻微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