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北京作家看国安vs泰达八旗爷文化对上天津

发布时间:2019-09-20 08:18:32 编辑:笔名

  北京作家看国安vs泰达:八旗爷文化对上天津闲文化

  体坛讯 天津的狗不理,北京的全聚德,一屉包子,一只烤鸭,细嚼慢咽,您会品出两个城市不同的文化味道来。尽管两地相隔只有一百多公里,自从有了城际快车,从北京到天津只须25分钟,喝两杯茶抽两支烟的工夫。但京城与津门还是有完全不同的文化。

  我曾经把北京的文化概括为爷文化,把天津的文化概括为闲文化。当然这种概括并非全面,也谈不上准确,只是就文化差异而言。爷文化产生于天子脚下的八旗遗风。闲文化的土壤是租界和三不管。

  六朝古都的皇气,是任何一座城市难以相提并论的。但天津人却不被这种皇气所折服,天津人说起天津,样样都好,天津卫三宗宝,鼓楼、炮台、铃铛阁。这个阁,他们一定要念成搞,因为这是他们的骄傲。尽管建于明弘治三年的天津鼓楼,比起北京的鼓楼要矮下多半截,但在他们眼里却永远是宝。

  上世纪70年代,引滦工程还没启动,天津人喝的水很咸,茶沏出来都另一个味儿,但我到天津,天津人给我沏茶时说,喝吧,我们这儿的水比那儿的都甜。咸水愣能喝出甜味来,您说天津人对家乡有多热爱吧。北京人则不然,皇上无能,照样敢说三道四,爱谁谁。当然北京人也有守旧的一面,二锅头喝顺了口儿,给瓶茅台,他都不换。馊了巴唧的豆汁,愣成了北京人割舍不了的钟爱。爷文化使北京人爱面子,什么事都讲究一个体面,花钱买脸,打肿脸也要充胖子。闲文化使天津人爱炫耀,所以早年间留下了京油子,卫嘴子的说法。

  由此想到了球儿,这一点京津两地倒很一致,他们嘴边的这个球儿字,不约而同都是足球。其它的球儿,如篮球、排球、乒乓球,在他们看来似乎都没有足球重要。

  足球似乎成了城市性格的一面镜子。当然在球场上,京津两地球队的风格,也确实是北京人与天津人不同性格的写照。天津人的倔强和勇猛与北京人七个不服八个不份儿的爷劲,其实并没有什么相克的地方,只是一两场比赛时动作的粗野,让对方吃了亏,产生的报复心理,让京津两地的球队和球迷产生了恩怨。而且这种恩怨随着联赛激烈的明争和你一拳我一脚的暗斗愈演愈烈。

  过去国安跟申花比赛甭作战前动员,为什么?潜台词就甭说了。现在,国安跟天津泰达的比赛也不用作战前动员了。当然泰达也如是,跟国安比赛也不用战前表决心。球迷似乎比球员更煽情,这边京骂震天响,那边津骂动地轰。当然光动嘴还不过瘾,还有更不理智的冲动。

  北京人有谁也不服的爷劲儿,天津人也有爱较劲的传统。球场上一旦出现这种碴口儿,很难一时半会儿平息。但甭管是球员还是球迷,如果静下心来想想,为一两场比赛,沙锅碰笊篱的事儿,把邻居给得罪了,值不值得?

  其实,北京和天津,自古以来就形同一个城市,天津有北京后花园的说法。末代皇帝溥仪被赶出了宫,头一个落脚的地方就是天津。那些王公大臣也在天津有公馆和别墅。老北京的艺人,京剧也好,曲艺也罢,都有北京学成,天津走红,上海赚包银的说法。天津人喜欢听相声,相声正经是北京的土产。让天津人引以为骄傲的张寿臣、小蘑菇、马三立,是地道的北京人。在北京走红的郭德刚又正经是天津人。写出着名话剧《日出》、《雷雨》、《北京人》的曹禺先生是天津人。北京人和天津人,可以说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说到足球,国安的老教头金志扬曾在泰达执教两年,至今还是天津球迷喜欢的教练之一。那么两个城市的球迷为什么偏偏要互相较劲,彼此过不去呢?

  据说头年,两地球迷协会的头儿,曾组织一些球迷互访,甭瞧球场上剑拔弩张,急赤白脸,见了面,一端酒杯,两句好话又都成了朋友,但到了球场上,球员一个不理智的动作,裁判的一个误判,双方又成了冤家。看来两个城市足球俱乐部的真正冰释雪融还需要时间。

  人们常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假如一方俱乐部退一步,另一方俱乐部也让一步呢?我想握手言和的时间会为期不远了。本周日,两个城市的德比之战就要开打,我们期待着这将是兄弟城市俱乐部的一个弥补前怨,重归于好的机会。

  是刀枪相见,还是冰释前嫌?我们当然希望的是后者。(刘一达 北京着名作家)

徐州手机网
服装
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