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绝代玄尊 第055章 改命认主

发布时间:2019-10-21 13:29:25 编辑:笔名

绝代玄尊 第055章 改命认主

冰豹一直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xiǎo宝抚摸着它的额头试着对它低声吼了几声,冰豹果然能听懂,甩了甩脑袋慢慢的站立起来,又抖了抖身子,浑身厚实的白毛也跟着一阵晃动。

冰豹姿态优雅,不紧不慢的走到雀舞跟前

,用脑袋蹭了几下雀舞的纤腿。

雀舞有些惊慌,想起这家伙看起来木木呆呆,可是一旦攻击起来,连内室弟子都不是它的对手!

xiǎo宝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轻轻放在冰豹的脖颈间,缓缓梳理着它的毛发。雀舞的胆子终于变大了,用手轻抚着冰豹的身体説:“你可是要做我的坐骑?”

冰豹晃了晃尾巴,身子一低,让雀舞坐了上去,慢慢的向前走。

蝶轩急了,瞪着xiǎo宝説:“那我呢?我坐什么?”眼睛瞥了一下空中的雷燕,不屑的説:“它也太xiǎo了吧?”

xiǎo宝无奈苦笑:“你体性属火,武功也专走刚烈一路,四兽的阴冷与你不合适,所以只能陪我走路了。”

蝶轩也知道xiǎo宝所言不虚,极地四兽顾名思义都是来自极寒之地,跟自己体内的火性格格不容,所以并不适合离她太近!撅起xiǎo嘴哼了一声:“我才不稀罕!早晚有一天,我要有自己的坐骑,比这四个畜生都强!”

雷燕啾的一声,飞于xiǎo宝头dǐng,在他上方不停盘旋。xiǎo宝抬头,见他脚上似乎还绑有东西,将手一招,雷燕“嗖”的一下冲下来,轻飘飘的落于xiǎo宝肩上。

xiǎo宝扭头见其右脚上捆有一铜管,里面藏着一束丝绢,解下来一看,原来是阴蛇王的手书。

“帝尊收到绢书之时,便是与四兽汇合之日。四兽生于极地,体质难与中原气候相适,老臣法力有限,无法为其改命叛性,惟帝尊有此能力。望念四兽已通灵,恤其聚灵不易,化去体内寒气,从此寒暑炎凉无惧矣!”

xiǎo宝皱眉低骂:“这个阴蛇王,让我来想办法,我怎知如何解四兽体内寒气?难不成让我也跟这四个畜生睡上一晚吧!”

转念一想,四兽与雀舞不同,本身体质的改变和疗祛寒毒的方法也肯定不一样,只是现在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暂时作罢。

有了坐骑,众人的脚程也加快了许多,响午时分,已上到泰武峰dǐng。

泰武峰是渡阳山脉中最高的山峰,雀舞指着山下的峡谷説道:“那里就是落阳谷了!”

xiǎo宝放眼望去,却见山脚下郁郁葱葱,根本望不到谷底。心知看似距离不远的这段路,少説也要走上两个时辰,便坐在一块大石头,对雀舞説:“舞儿,吃些东西再走吧。”

家在眼前,雀舞心中实在是迫切万分,可看到三残汗水淋漓的样子,终于还是diǎn了diǎn头,从冰豹背上翻身下来,坐到xiǎo宝身边。

冰豹仰天一声大吼,空中传来风鸷的嘶鸣,眨眼功夫,xiǎo豆芽已大呼xiǎo叫的骑在风鸷背上降落下来,嘴里不停的大喊:“好玩!真好玩!天上好凉快!”

风鸷晃了晃脑袋,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xiǎo豆芽,收了翅膀躲到了一边,看来这家伙刚才被xiǎo豆芽给折磨怕了。

雪狼也背着蔚儿回来了,从雪狼身上下来,蔚儿开心的对xiǎo宝説:“雪狼好聪明,它能听懂我的话!”

xiǎo宝让牛通把食物拿出来,分给大家,本来想给四兽也扔几块肉,哪知四兽根本看都不看,自己跑出去觅食了。

等众人吃饱了,四兽也回来了,也不知这山中有多少野兽遭了秧,成了四兽的口中美食。

xiǎo豆芽从风鸷身上下来,就再次钻进xiǎo宝的怀中,连吃东西都让xiǎo宝喂,蝶轩笑他:“你这家伙,生了两脚却不是用来走路的!”

xiǎo豆芽也不害羞,咯咯的笑着,抱着xiǎo宝的脖子説:“哥哥身上凉快!”

蝶轩一听,也像是发现了新鲜的事情一般,奇怪的看着xiǎo宝説:“你这傻xiǎo子,好像冰块做的,我们都走出了汗,你为何一滴也没有?”

蔚儿满脸爱意的看着xiǎo宝説:“这就是哥哥的本事了。我早跟你们讲过他不同凡人的。”

xiǎo宝的非比寻常众人早就有目共睹了,也叹为观止。特别是三残,更是一脸崇拜的看着他!

龙角问他:“主人,你还有什么特别的本事?”

自从xiǎo宝説不喜欢他们叫自己姑爷爷后,三残就改口叫xiǎo宝主人了,对于三女却一直是叫姑奶奶。xiǎo宝反对过几次,他们却照叫不误,也只好由着他们了。

柴宇在一旁説:“刚才听主人大吼,似乎能跟四兽沟通,主人是否也会兽语?”

xiǎo宝呵呵一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兽语,反正我能听懂它们的话,感觉跟它们距离很近,就像是自己同类一般。”

蝶轩白了他一眼,嗔骂道:“臭xiǎo子,拐着弯的骂我们呢!”

xiǎo宝肃然对大家説:“我是説认真的。我觉得我跟这些野兽有很深的渊源,我们曾经在一起生活过很多年。”

xiǎo豆芽笑着説:“哥哥,你是不是被野兽带大的孩子?”

xiǎo宝一愣,半响才低声説:“可能是。”

众人大吃一惊,xiǎo宝的身世一向神秘,难道他真的是野兽养大的孩子?

xiǎo豆芽本是一句戏言,此时却被xiǎo宝证实,也愣住了。

继而抱着xiǎo宝的脖子,用自己的xiǎo脸摩擦着xiǎo宝的脸庞説:“哥哥怎么会是被野兽带大的孩子呢,哥哥肯定是爹娘养大的。不像xiǎo豆芽,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一个人在街头乱跑。”

众人知他想安慰xiǎo宝,故意把自己説的可怜,却又全是事实,心中不禁一酸。

雀舞拉着xiǎo豆芽的手,把他揽在自己怀里,柔声对他説:“芽儿乖,芽儿有哥哥姐姐了,就再也不苦了。等休息一会,我带你去姐姐从xiǎo生长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

想到那些好玩的东西,此时也应该变成了废墟,雀舞喉咙一梗,也説不下去了。

众人各怀心事,此时山dǐng上除了阵阵风声,再无一人讲话。连四兽都蹲在一旁,闭上了眼睛打盹。

xiǎo宝最怕这种郁闷的气氛,又不知该如何调节,想起阴蛇王留给自己的难题,更加烦躁,对着雪狼长嚎一声,把众人吓了一跳。

蝶轩气得攥紧粉拳在xiǎo宝肩上轻轻一捶,嗔骂他:“刚想睡着,就被你吓醒了!你鬼叫什么?”

却不料雷燕飞到头dǐng,对着他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xiǎo宝脸上一喜,再次叫了几声,雷燕干脆悬空停在了他的面前,双翅不停的扇动着,一张xiǎo嘴忽高忽低将的叫着,像是在唱歌!

xiǎo宝脸上越来越是兴奋,一下子从石头上蹦起来,大喊一声:“我知道了!想不到雷燕竟能跟我交流,为什么其他三个我却只能隐约揣测它们的意思,也无法跟它们交流呢?”

蔚儿拉住xiǎo宝的手説:“xiǎo宝哥哥,你到底怎么了?”

xiǎo宝兴奋的抱住蔚儿説:“阴蛇王托我给四兽改命换性,以适应中原气候。我开始不懂怎样去做,想不到雷燕却告诉了我方法!”

众人相顾骇然,这家伙竟然能跟飞禽走兽交流,实在也是异类了!

xiǎo豆芽才不管他到底会不会鸟语兽言,反正他是自己的xiǎo宝哥哥,会的越多越好玩,此刻拍着手説:“那哥哥快帮它们改命吧,我好喜欢大鸟,可不想见它死掉!”

xiǎo宝却看着他惋惜的摇头説:“冰豹和雪狼都容易改命,只有风鸷和雷燕却无法完成。”

众人一听,立即惊问:“为什么?!”

xiǎo宝紧缩眉头説:“雪狼説,四兽改命,其实就是臣服认主,只需要阴阳神血滴在它们额头便可。阳神血我有,阴神血蔚儿和舞儿各出一份,轩儿体质与四兽相驳,自不是为雷燕改命的最佳人选。xiǎo豆芽…”

众人已然明白,也无需xiǎo宝再讲下去了。

xiǎo豆芽却是不依,跺着xiǎo脚説:“我不管,我就要大鸟!哥哥你想想办法啊!”

xiǎo宝苦笑着説:“我只能先为其滴上阳神血,等找到阴神血的时候再完成另一半的改造吧。”

xiǎo宝先走到蔚儿身边,笑着説道:“蔚儿,借发簪一用。”

蔚儿知他要为四兽滴血改命,赶紧摘下发簪交到他手上。

xiǎo宝拉着蔚儿的xiǎo手,来到雪狼旁边,用发簪在自己食指上刺了一下,然后拉过蔚儿的纤手,柔声説:“忍住,有diǎn痛。”

蔚儿diǎndiǎn头,指尖一刺,嫣红的鲜血已渗了出来。

xiǎo宝拿着她的手指,一起按在雪狼额头。那一圈嫣红竟慢慢缩xiǎo,好像被吸入到雪狼头脑中一般,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xiǎo宝又叫来雀舞,在冰豹的额前一按,看着血珠消失,才放心下来。

最后来到风鸷面前,伸出手指往它额头上暗去,嘴里叹息着説:“只能先用阳神血了,等以后找到你真正的主人,再为你滴阴神血,可好?”

风鸷却不停的甩着自己的脑袋,似乎不愿让他按上一般,然后突然用翅膀一扇,趁叶xiǎo玄闪躲的时候缘嘴一噙,已经叼住了xiǎo宝流血的手指!

“畜生尔敢!”蝶轩火冒三丈,右掌喷火,一掌向风鸷打来!

xiǎo宝急忙左手一拨,抓住了她的手腕,对她説:“轩儿别急,它没有恶意!它是要吸食才管用!”

蝶轩却愕然看着自己被他抓住的手腕,惊骇自语:“这…怎么可能!”

她的火莲掌的水平现在就连大师兄都不敢硬接,却被丝毫不会武功的傻xiǎo子给轻轻松松的抓在手中,这不是天下奇闻嘛!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怎么搭车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挂号费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怎么坐车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网上挂号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坐车怎么去

脑梗病严重吗

什么叫脑梗塞

脑干区腔隙性脑梗塞

大面积脑梗能恢复吗

宫颈糜烂有哪些塞的药

宫颈糜烂注意哪些饮食

海南保妇康栓

海南碧凯药业有限公司 保妇康栓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多少钱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与盐酸小檗碱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止泻效果好吗

腹泻可以用远大医药立可安吗

o型腿属于佝偻病吗

宝宝o型腿是佝偻病

导致佝偻病枕秃的原因

佝偻病o型腿能治好吗

拔完河腰酸背痛怎么办
练气功腰酸背痛的原因
为什么健身完腰酸背痛
腰酸背痛脚抽筋手抽筋
腰酸背痛手臂肌肉酸痛